丝瓜 草莓 香蕉 蘑菇

【 .】,精彩免费!

楚姐瞪了说话的女生一眼:“问我啊?我也想知道。沈老板的办公室就在上面,去问问他,看他会不会告诉为什么。”

没人再敢说话了。

但……大部分的目光,却投入到了姜怀思的身上。

在座的各位,可以有这个资格去找沈老板的人,就她了吧。

楚姐瞥了她一眼,心里也窝火,但不敢对姜怀思表现出来。

和池夜炒作的事情黄了,虽然不能怪姜怀思,但楚姐觉得她这个人不机灵,不聪明,缺少眼力,不活泛,有一种扶不起的阿斗的感觉。

但凡是个伶俐些的,知道那顿饭是为了炒作闹绯闻而吃的,想方设法也得拍一两张亲密照片啊,哪怕是错位的也行。

结果倒好,什么都没捞着,楚姐还差点和池夜翻脸。

“怀思啊,”楚姐轻咳了一声,“我得到这个通知的时候,也很诧异。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楚姐开了这个头,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就开始提意见了。

“怀思,我们团队,是主唱,以后也很可能是队长,要想想办法啊。”

清纯美女桂林山水清纯写真

“我们是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看看能不能去找沈老板,问问情况?”

“眼看着出道的日子近在眼前了,大家为了成团出道,日日夜夜的练习,结果无限期延迟,大家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

“是啊是啊怀思……”

“去找沈老板吧。”

“想想办法,帮帮大家……”

“只有最合适了……”

无数的声音在姜怀思的耳边环绕,都离不开“沈遇安”这个人。

曾经姜怀思以为,遇到沈遇安的那一刻,也许是她人生巨变的开始。

现在回头想想,也没错,的确是人生“巨变”。

以前觉着,是往好的方面变化,现在发现,是越来越差。

姜怀思抬头,缓缓说道:“……我去找沈老板,然后呢?”

“问问。为什么公司突然决定延迟女团出道的时间,”楚姐立刻就给她出谋划策,“我就接到一个通知,连理由都没有。要是有什么困难,我可以想办法克服,让们顺顺利利的成团登上舞台啊!”

“只是需要一个理由吗?”

“对对对,比如是什么档期调整啊,或者是电视台,或者主办方那边,有什么变动……总归,我们得要知道是什么原因啊。”

姜怀思看向楚姐:“……没有原因。”

“什么意思?没有?”楚姐不太明白,“怀思,,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啊?跟我说说?”

“是沈老板直接做出的决定,原因就是没有原因。”姜怀思回答,“大概,是我惹他不高兴了吧。星腾是他说了算,他的决定,哪怕在气头上下的任性命令,下头的人,也只能顺从。”

楚姐马上就懂了。

敢情……是沈老板和姜怀思吵架闹别扭了啊!

哎哟喂,这小祖宗啊,都攀上了这棵大树,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的迎合奉承呢!

哎,这不知道沈老板看上姜怀思哪点。

也许……也许就是姜怀思这股单纯干净,不世故的劲儿,吸引了沈老板啊。

的确,姜怀思是一张白纸,比起娱乐圈里的其他人,不知道干净了多少。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楚姐连连说道,“那,就等过两天,沈老板气消了再说吧。”

这回轮到姜怀思不解了:“等……他气消了?”

“是啊,”楚姐压低声音,“到时候好好的哄哄,适当的服一下软。男人嘛,吃软不吃硬的,只要态度好,这都不叫事儿。”

楚姐的脸上,又重新洋溢起了笑容。

原来是虚惊一场啊,吓得她还以为,自己今年最看好的女团,就要这么的黄了。

沈老板生气嘛,说的气话,过两天就没事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估计就是老板想要吓吓姜怀思,让她乖乖听话些。

姜怀思的脸色都变了:“楚姐,事情不是以为的……”

“到时候我给支两招,保管让沈老板怒气全消。”

“楚姐,不是的……”

“好了好了,”楚姐抬头,看着其他人,“没事了,散了散了,该练习练习,该干嘛干嘛。”

虽然刚才楚姐和姜怀思的声音,都压得很低。

但……会议室里太静了,还是能够隐约的听到一些,再稍微用脑子想一想,都能猜出来两个人说了什么。

姜怀思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变得更不一样了。

其余的人,陆陆续续起身离开,姜怀思还坐在原位上,一动不动。

她说真话,总是会被误解,哪怕去解释了,也没有人会相信。

她和沈老板之间……是真的洗不清了。

姜怀思也不明白,他堂堂星腾的总裁,怎么总是在她这个小人物身上,花费心思和时间呢?

难道,难道他真的想要……潜规则她?

姜怀思心里咯噔一跳。

楚姐走到她身后,捏了捏她的肩膀:“女人啊,使使小性子,耍耍脾气,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呢,凡事都要有个度。尤其,还是沈老板这样的人物,被人捧着捧惯了的,哪里会来哄啊。”

“楚姐,沈老板这次的决定,我承认,的确是他在气头上下的命令,也的确是我的原因。但,他不会收回这个决定的,也不是我去求情,说好话,就可以改变的。”

“哎呀,看看,这性子太倔了……不过呢,老板说不定啊,就好这口。”

“楚姐,我和他真的……”

“好了好了,就当放假吧,休息两天,调整一下心情。等老板气消了,再去找他,事情就完美解决了。记住啊,别和他吵了,代表着团队,可不能连累其他人。”

姜怀思也知道,自己不能连累别人,所以,她在想的是,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申请退出。

这样的话,沈老板的怒火……就不会殃及到无辜了。

团队里的女生们,都是在认真的练习,都付出了辛苦和汗水,她不能让自己的过错,抹杀掉这么多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