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ios向日葵

这几天整个四合院里面的人都弄的人心惶惶的,不知道是不是于清清本身的体质偏阴容易沾染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前天钟白还给她做了一场法事,并且给了她一个香囊,让她睡觉的时候放在枕头旁边,而这两天于清清的状况都不怎么好,一直都在睡觉。

可是不知道怎么,就是今天早上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下午的时候都是满村子的找,最后天都黑了。

于清清的娘家人揪着沈家父子的衣服又打又骂,说要是他们家女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们就找沈家拼命。

村里组织男的出去找,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电筒,狗不停的叫,许多拖长的声音叫“新娘子”,因为村里刚死了人,晚上不能叫别人的真名。

大半夜的,一阵阵寒风从村子上空刮过,呼呼的响,后山黑暗中掉光了树叶的大树在晃动的电筒光束里影影绰绰,看起来格外吓人。

我没有去,而且即使去深更半夜我也只能给人添麻烦,只不过晚上我路过厢房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两个妇女在小声的说话。

当时我本来没在意,不过快要走过的时候有一个小声的说,“你可别唬人,你真的看到了?”

“这还能说假,杨老爷子出殡的时候都没几个人敢抬棺材,出殡的时候当时我在院子外边,等棺材抬出来的时候我亲眼看到沈家那新娘子提着一盏马灯站在灵堂门口。”有一个妇女压低声音悄悄的说道。

其实杨家的事情村子里都知道,而且这两天四合院出现的事暗地里都传开了,要是换做其他出殡坐夜,村里肯定都是热热闹闹的。

但是杨老爷子出殡冷冷清清的,抬棺材的几个都没多少,更不要说是送葬的了,都怕沾了悔气。

当时我没留意,听到这话的时候我顿住在门口,就听到最开始说话的女的又问,“结婚当天就遇丧,而且就在自家对面,一红一白。这多不吉利啊,我看那姑娘长的挺水灵的,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碰到这事。”

清纯学生服萝莉的棚内摄影写真集

“我看八成是给什么东西缠上了,我不会看错的,我可是亲眼看到她穿着红衣服,提着马灯站在大门口。”

“当时那场景别提多诡异了,就跟她在给杨老爷子送行一样,那天我都没敢多看,心里总觉瘆得慌。”

我没继续听下去了,满脑子都是于清清提着马灯僵硬站在大门口的场景,那苍白木纳的眼神空洞洞的样子。

等我过了厢房准备去我睡觉的房间,还没有到我就看到从我的房门口走出来一个男的,修长挺拔穿着一袭黑色衣服。

不是钟白。

钟白说话有时候挺不靠谱,不对,应该说他的人都不怎么靠谱,要是靠谱的话不至于让我守在这地方!?

我当时眉头一皱,这时候从我睡的房门走出来的男的顿了下,像是察觉到我了,然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冲着我一笑。

这张脸,这个笑容。

当时我愣住了,不过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向了院门口。

我隐约看到他的手里抓着一个什么东西。